當前位置:首頁  >>  新聞網  >>  媒體報道
媒體丨司法鑒定有了“緊箍咒”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13日

來源:2019年12月31日 新民網 記者 宋寧華


“只要你出錢,我就幫你做;出的錢多,還可以按照你的要求量身定做!”這樣的對白,并非出現在貨品買家賣家之間,而是司法鑒定“黃牛”和“客戶”的交談。

打官司涉及專業問題時,法官常常參考司法鑒定機構的意見結論做出裁判,但司法鑒定中卻出現少數鑒定人與“鑒定黃牛”勾結,故意作虛假鑒定、錯誤鑒定,社會中介機構違規承攬業務等“亂象”。從明天,即2020年1月1日起,上海市司法局推出“智慧司鑒”系統,當事人只要掃描二維碼,司法鑒定意見書的來龍去脈、前世今生,都可以輕松查詢到。更值得關注的是,在“智慧司鑒”背后,上海首份健全統一司法鑒定登記管理制度的條例——《上海市司法鑒定管理條例》(以下簡稱《條例》),剛剛由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,將于明年5月1日正式施行。

司法鑒定聽似高深,其實離普通老百姓并不遙遠。如果在住店、旅游中滑倒,要打官司,往往需要出具鑒定機構的鑒定報告;重大、專業案件中,鑒定意見更是法官斷案的重要依據。早在幾年前,就有市人大代表關注到這一問題,并在上海兩會上提交了關于制定《上海市司法鑒定管理條例》的議案。“司法鑒定質量和公信力與司法公正密切相關,與人民群眾切身利益密切相關。”市人大代表盛雷鳴表示,隨著司法鑒定行業不斷發展,也逐步顯現出監管力量明顯不足、覆蓋面不夠、效能不高等問題,亟需地方立法,明確市、區級司法行政部門的監督管理職責,進一步推動司法鑒定管理職權下放、管理重心下移、管理力量下沉,方便當事人就近辦事。

目前,本市共有司法鑒定機構100余家,司法鑒定業務總量逐年上升,年均增長10%左右。一邊是與日俱增的司法鑒定需求,另一邊是司法鑒定的亂象不時顯露,“收骨頭”已成當務之急。

要扼住司法鑒定亂象,首先要解決“誰來管”的問題。過去,司法行政機關僅管理從事法醫類、物證類、聲像資料、環境損害“四類”司法鑒定業務的鑒定機構、鑒定人。從事“四類”外業務的鑒定機構、鑒定人的管理則分散在不同行政主管機關中。按照《條例》,市司法行政部門負責司法鑒定機構、司法鑒定人的登記管理,對司法鑒定活動實施監督管理。在司法行政部門的組織協調下,建立司法鑒定工作銜接協調機制;市場監督管理等相關行政部門按照各自職責,做好司法鑒定管理的相關工作,“九龍治水”變為“一龍管水”,能否從源頭治水,令人期待。

面對良莠不齊的鑒定機構,“怎么管”更是一個大問題。過去,部分鑒定機構為招徠生意,不惜違規滿足當事人不合理的要求,給訴訟埋了不少“雷”。根據《條例》,本市將司法鑒定服務納入公共法律服務平臺,市司法行政部門將建立司法鑒定信息化管理平臺,對司法鑒定案件實行統一賦碼管理,形成全流程監管。大的框架有了,還需要有具體辦法、落實細則。比如,如何將司法鑒定中的失信行為納入全市的征信管理平臺,讓失信者寸步難行;司法鑒定機構準入如何把關,機構分類監管等級如何評定;如何讓公眾獲得公開、透明的司法鑒定機構信息,擠壓“黃牛”的生存空間等。

此外,為司法鑒定做好“規矩”的同時,對于司法鑒定的采信方式、程度,同樣必須扎好籬、把好關。在重大刑事案件中,法院不僅僅看司法鑒定結果,還對司法鑒定的過程、鑒定人都有嚴格的審查機制。比如,在復旦投毒案、世外浦北路黃一川持刀殺人案中,開庭時,均請鑒定人出庭作證,當庭對黃洋的死亡原因、黃一川精神狀態的鑒定結論做詳細的說明。控辯雙方在法庭上還就鑒定的關鍵事實發問并闡述各自觀點,讓鑒定中的爭議焦點一一“曬出”。有的重大案件甚至請來國內權威鑒定專家“會診”。在一些專業性較強的知識產權訴訟案件中,也引入了專家證人制度,為法官審案提供有價值的裁判依據。這些做法可逐漸擴大到更多的案件審理中。

壹引其綱,萬目皆張。司法鑒定是維護司法公正里的重要一環,對司法鑒定中的“怪現象”,不能“見怪不怪”;而是要用法律、監管為司法鑒定戴上“緊箍”。對于司法鑒定中的“黃牛”“南郭先生”,更應將其踢出局沒商量,還司法一片澄澈的天空。

友情鏈接 司法部 科學技術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最高人民檢察院 上海司法行政網 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
 
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 版權所有
地址:上海市光復西路1347號
郵編:200063  電話:52361148
ICP許可證號:滬ICP備06050203號
微信訂閱號
为什么倍投必死